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破除制度的障碍,实现真“混”真“改”

“混合所有制改革仍面临‘不愿混、不敢混、不真混’的挑战。其中的一大症结是,如果国企总想说了算,那民营企业是不愿意混的。”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会生道出部分民企对混改的迟疑与犹豫。
 
王会生建议,应走出将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放在对立两端的思想误区,联手打造中国的民族品牌。突破制度的障碍,明确混合所有制企业独立的市场定位,实现真正的“混”。
 
肖亚庆也表示,要深化混合所有制内涵,发挥国有企业的优势,也发挥民营企业的优势,将两个优势组合起来,形成新的优势,真正做到各取所长、共同发展。
 
在民企参与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问题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建议,只有建立起规范的、法治化的环境,用公司法的制度要求来落地,以后管国企、央企的思路就能变革创新,从什么都管变成由市场机制决定,这样更能保护国有资产不流失,使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进而带动民间资本,推动民间力量积极进入。
 
“混改对我们来说不是新鲜事。”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杨华说。
 
杨华称:“我们一直按照国家要求在做混改,我们的两个企业都在‘双百’行动中。过去对外合作,中游、下游、炼厂等都是与社会资本、国家资本或者外资资本在合作,这就是多元治理,就是混合。”对于下一步的混改计划,杨华说:“再实践,继续发扬光大。”
 
促进国资监管职能转变,加大“放管服”改革力度,对深化国企改革、激发企业活力,具有重大牵引作用。
 
“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核心要义就是出资人要对所出资的资本负责,主要应关注国有资本布局、运营和收益。具体经营事务由企业依法自主决策。”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说。
 
他表示,要进一步加大授权放权力度,让企业有切实的获得感。同时,要打好监管组合拳,除了常态化监管,还要以信息化提升监管方式的智能化程度,通过建立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国资国企在线监管系统,对中央企业实行全方位监管。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铁路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长进表示,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建设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和运营公司是重要的抓手,改革的关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林益彬表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应当坚持问题导向、需求导向,而不是从概念出发。他建议,基础条件比较好的地区区域,可以用试点的方式开展,就像司法体制改革一样,先试点以后再全国铺开。